妳裌🔥樂硪嘚❄️茓

你告诉我爱是勇敢,而比勇敢更勇敢的事,是宽恕

Getting over it【序】

*cp向为all金

*初步设定为监蓋狱梗

*ooc预警,作者渣文笔

*说实话,打了tbc的文基本从来没有过后续

  

  

  

  

  

  “我知道这件事很艰难,”秋的几缕发丝掉落在他的肩上:“但你需要克服它。”

  

  

  “我知道。”

  

  

  金垂下眼帘,带着白手套的手不自觉握成一团。

  

  

  

  自从从上次所谓的“凹凸大赛”中当了一阵卧底以后,金就是这幅样子了。没人知道在那里金到底遭遇了什么,因为成功活着回来的,只有金一人。

  

  

  当然,那一次的派遣并不是无功而返,或许可以这样描述,因为金的出色行动,凹凸警蓋局抓到了当今破坏力最强的几大罪蓋犯。相对的,金也在此次行动中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他开始变得胆小,敏感,更加奇怪的是有时金甚至不敢清洗自己的身体。

  

  

  这很奇怪。

  

  

  秋的食指反复摩挲着下巴。

  

  

  可能除了金和在“凹凸大赛”中抓捕的犯人,没人知道原因。

  

  

  在金的身上多次暗示的秋表明在他这里是套不出话了,抓捕的犯人已明确下令不能探访,而且也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和自己的宝贝弟弟有交集。

  

  

  秋烦躁地抓起桌旁的警蓋帽戴在头上,拉下帽檐遮挡她湖蓝色的眼睛。

  

  

  不能这样,不能让金变成这幅样子。

  

  

  他连听到自己开的枪声都会微微颤抖,更别提继续坐在这个位置。

  

  

  要克服它。

  

  

  

  

  

  “必须克服它。”

  

  

  “要不然,就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对面那个她看着长大的金发男孩,比她稍浅的眸子里装满亮晶晶的,透明的光亮,最终还是溢出来,从眼角划过。

  

  

  如此相似的轮廓,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她,那从未伤心过的容颜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珍宝。有时候秋会想她的弟弟是不是一个喜欢丢三落四的人,总会把难过的事抛在一旁,好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垮他的自信,压碎他一往直前的勇气,她有时候也会想这真不公平,为什么先出生的会是自己,为什么感到难过烦躁的也是自己。

  

  

  可是看到他在自己面前低着头遮挡眼里掉下的泪水的时候,自己却从未感受到一丝的快乐。

  

  

  神啊,放过这个孩子吧。

  

  

  秋又感受到那种什么也做不到的无力感,这简直比黏在身上的汗水还令人感到烦闷。

  

  

  

  

  

  tbc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