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裌🔥樂硪嘚❄️茓

你告诉我爱是勇敢,而比勇敢更勇敢的事,是宽恕

如果我的一生注定碌碌无为

  如果有无数个平行世界,那么先前认定的彭格列首领会不会存活于世?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话,沢田纲吉就能远离黑手党的世界吧。

  

  

  

*cp向为all27

*各种无脑,慎入!

  

  

  

  

  

  “一共是1109日元。”

  

  

  棕发男人掏出钱包,拿出钱递给收银员,习惯性朝她露出笑容。

  

  

  看见老顾客的她也微笑着回应,像熟人一样攀谈起来。

  

  

  “沢田先生为什么会突然来买巧克力呢?”

  

  

  沢田纲吉挠了挠后脑勺。

  

  

  “最近,有位朋友会来拜访。”

  

  

  纲吉低头看着手上的巧克力包装,笑得温柔。

  

  

  “他比较喜欢吃巧克力,所以就来买了。” 

  

  

  

  “沢田先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来打工的青春少女怀着砰砰直跳的青涩的心脏,看向眼前这人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温柔的一双眼眸,又装作若无其事地递给他找的零钱。

  

  

  “这是找下的391日元,请收好了。”

  

  

  

  

  

  少女也不会想象得到,国中时的沢田纲吉,是一个不怎么受欢迎,外号“废柴纲”的,普通,弱小,而且不起眼的孩子。

  

  

  就像国中时候的纲吉,也没有想象到自己居然会和一个世界级危险的人物有交集。

  

  

  

  

  

  

  

  “我回来了。”

  

  

  “哦呀,来的真慢呢。”

  

  

  一位身穿西装的男人坐在家里的小沙发上,异色的瞳孔看向来人。

  

  

  “骸,你这样一声不响地出现很吓人。”

  

   

  纲吉听到突如其来的回应吓得轻微颤抖,又在看清来人后有些无奈地关上公寓的房门。

  

  

  “你自己都搬出来住了,进门后还说出那种无用的话么?”

  

  

  六道骸熟练地拿出家里的玻璃杯,装了半杯冰水给沢田纲吉,这番模样反倒像自己才是家里的主人。

  

  

  纲吉早就在国中那会儿习惯他这样的性格,六道骸的举动对于纲吉来说并不觉得怪异。接过冰水的同时,他把手中的巧克力放到茶几上。

  

  

  “这算是见面礼了。”

  

  

  骸拿出其中一块,放到嘴里。

  

  

  不知道这又触碰到他哪根神经,万年嘲讽的骸直接在纲吉面前感叹起来。

  

  

  “怎么越跟你呆在一起,就越厌恶那群黑手党呢。”

  

  

  纲吉失笑。

  

  

  “毕竟正常人的生活才是最令人向往的吧。”

  

  

  “kufufufu,沢田纲吉,我就觉得你很不正常。”

  

  

  “哈?我哪里不正常了?”

  

  

  六道骸突然蹂躏起棕发青年的刺猬头,也不顾这个动作导致身上的黑色西装多出几个褶皱。

  

  

  

  

  

  像你这种随便捡人的坏习惯,是普通人能有的吗?

  

  

  

  

  

  

  

  

  

  

  

  

  

  

  

  ——————

  

  

  【那个,你还活着吧?】

  

  

  【我这就叫救护车】

  

  

  【这么多血,会死的吧!还是去医院…】

  

  

  【再怎么样也不能见死不救……】

  

  

  【还是去我家吧】

  

  

  【你真的…好重……】

  

  

  [闭嘴。]

  

  

  身旁的体温是对于人最舒适的温度,或许是因为身体太过疲劳,那时候的六道骸完全提不起任何防备的心态,重重地靠在那个对于他来说很不舒服的肩膀。

   

  

  

  

  

  tbc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