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裌🔥樂硪嘚❄️茓

你告诉我爱是勇敢,而比勇敢更勇敢的事,是宽恕

论有一个幼驯染的好处

  

  

*娱乐向

*作者渣文笔

*享用愉快~

  

  

  

  

  

1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一辆飞船正朝剑拔弩张的两人飞去,飞船上的一人一机也被飞船甩出来,并头着地撞碎了两人之间的水泥地。

  

  

  金顶着个大包泪眼汪汪地抬头:“要死要死要死啊啊啊啊!”

  

  

  他的眼神突然往右边飘去,看见一个银发紫眸的少年正阴沉着脸盯着他。

  

  

  “呃…hi,boy?”

  

  

  金尝试着对那个(看起来像外国人的)人说话,但那个(外国)人的脸色依旧面无表情。金自讨没趣,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

  

  

  “臭小子敢无视我了是吧。”

  

  

  【哔——】

  

  

  【渣渣是个渣,捏扁搓圆道具调教随你开心❤】

  

  

  被框在视野里的那个人回头,愚蠢的脸上露出那种愚蠢的表情。

  

  

  “罗斯!好久不见呀!”

  

  

  金看到那人,猛地朝那人身上飞扑过去。

  

  

  “说多少次叫你别靠那么近!”

  

  

  “但是罗斯这里超舒服!”

  

  

  金把头埋在嘉德罗斯的围脖里,顺带蹭了蹭围脖上的软毛。可嘉德罗斯像是炸了一样提起金的后颈扔下去。

  

  

  “你这渣渣不管多久还是渣渣,快滚。”

  

  

  嘴上说着,手里却一把扯过金的手腕,转身走人。

  

  

  另一头的银发男人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依旧面无表情,扭头走开。

  

  

  

  

  “诶罗斯,你知道去哪里登记吗?”

  

  

  “比赛开始两个月你才来,真的蠢毙了。”

  

  

  “哼,那你多厉害那!大赛倒数(小声)第一?作为朋友的我这么蠢真是不好意思了!”

  

  

  众人:……

  

  

  格瑞:……

  

  

  

  

  

  

  

  

2

  

  

  【让我们再次经历一下刚刚的场景】

  

  

  金浑身是伤地逃离那个场地。

  

  

  幸好那个银发的家伙踢了我一脚,要不然我应该就死在那个魔鬼手下了…

  

  

  金吹了吹被烫出血的手臂,忍着痛到处瞎逛。

  

  

  “医务室医务室…这里有没有医务室!..这个是,参赛者终端机?”

  

  

  刚想前去看看是什么东西,正巧被一个人撞倒在地。

  

  

  “呀!好痛……”

  

  

  金用另一只手保护受伤的胳膊,抬头看到底是哪个没长眼睛的家伙。

  

  

  “受伤了,金。”

  

  

  一双手就这么抱起呆在地上的金。

  

  

  “诶!银爵你怎么…”在这里?

  

  

  “以后不要招惹那种人。”

  

  

  银爵的瞳孔突然收缩,不知道是哪里的光被反射,在他的瞳孔中出现一圈白色的光环。

  

  

  “会死。”

  

  

  “啊——知道了。”

  

  

  金有些闷闷不乐地缩进他怀里,不防头顶突然变得有些沉重。

  

  

  是银爵把他的下巴抵在金的头上。

  

  

  

  

  “银爵!”

  

  

  金笑嘻嘻地喊出这个名字,从他的禁锢里伸出头。

   

  

  “要不我们一起夺得大赛冠军吧!”

  

  

  还顺带用自己还未受伤的手虎摸自己幼驯染的头发然后被仍在地上,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3

  

  

  “这个家伙我先带走了,你们继续。”

  

  

  刚刚还在凹凸大厅二楼看戏的雷狮看见飞进打斗中心的那个人,立马跳下去抓起那抹黄色的身影。

  

  

  “给我把这个渣、渣留下。”

  

  

  “我要亲、自、教、训、他。”

  

  

  嘉德罗斯看见与格瑞的又一场战斗竟被一个0战斗力的渣渣终止,怒气几乎升到满值。

  

  

  “诶雷狮,我们又见面了,真巧!”

  

  

  “闭嘴小鬼,不想死的话给我乖乖呆着。”

  

  

  雷狮扛起倒挂着的金,像扛着麻袋一样象征性拍了拍——金的屁股。

  

  

  “趴稳了。”

  

  

  

  

  金本来想抱怨的。但四周的风云变化让他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伴随着雷狮声音而来的,是巨大的一棍子。

  

  

  躲不过去了。

  

  

  金想着,看向旁边那个笑得肆意张狂的男人。

  

  

  “我的东西,是你说教训就能教训的?”

  

  

  

  

  

4

  

  

  【有!我的执念就是——将来由我保护姐姐!】

  

  

  金强忍疼痛睁开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

  

  

  【所谓的力量,其实是我们内心的执念的投影】

  

  

  【有多强的执念,就会引出多么强的力量】

  

  

  又一次被铁角兽掀翻在地,温热的液体再一次流到冷冰冰的地上。

  

  

  【金】

  

  

  【你心中有这样的执念吗】

  

  

  

  

  “这个新人怎么这么跳?”

  

   

  “反正也快要死了吧。”

  

  

  “真是可怜。”

  

  

  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让人烦躁。

  

  

  “刚拿到技能就敢挑战四级怪,这位朋友很自信啊。”

  

  

  雷狮笑着,丝毫不掩饰眼底的戏谑和不屑。

   

  

  

  “呵呵,好好表现吧。”

  

  

  “可别让我看得太无聊了。”

  

  

  炸弹成功点燃——

  

  

  

  安迷修飞速闪到被金一拳打飞的铁角兽后面,把铁角兽打回凹凸大厅,发疯似的拿着冷热流把尸体劈成一片一片。

  

  

  “不会有事了,不会有事了。”

  

  

  他跑向还在原地呆愣的少年,一把抱住他。

  

  

  “很抱歉两次都没有出手救您,不过,绝对没有下次了。”

  

  

  金感受到抱着他的手臂微微颤抖,斟酌着,金对他开口:

  

  

  “那个请问,我们认识吗?”

  

  

  

  

  记忆里那个刚刚会走路的男孩一把鼻涕一把泪跟在自己后面,自己的视野也不再转向他,而是朝着更加闪耀的大陆。

  

  

  【安..安安,不要走——】

  

  

  

  

  他放下搭在金肩上的手,像无数次师傅教他的一样,对着金露出完美的笑容。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安迷修。”

  

  

  

  

  

  骑士为您而来。

  

  

  

  

  

5

  

  “紫堂,我没想到居然在这就能遇见你!”

  

  

  “我也是,金。”

  

  

  紫堂幻跑到打败铁角兽的金身边,拿着医用品帮金包扎伤口。

  

  

  “竟然都遇到了,不如我们组队吧。”

  

  

  “可,可以吗?”

  

  

  紫堂有些自卑地扶了扶眼镜眶。

  

  

  “我没有金这么厉害,如果跟我组队的话说不定会被我拖累…”

  

  

  “说什么呢紫堂。”

  

  

  金拍了拍紫堂幻的肩膀。

  

  

  “我们是朋友对吧,朋友才不计较这些呢!”

  

  

  

  

  

end

  

  

  

  

  

  

  

  

  

  

  

  

  

  

  

  

  

  

  

  

  

  “果然格瑞,还是和你呆着正常一点。”

  

  

  格瑞瞥了眼趴在肩膀上的金,意外地没有推开他。

  

  

  

  (这次是真的)end

  

  

  

  

  

  

  

  

  

  

  

评论(2)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