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裌🔥樂硪嘚❄️茓

你告诉我爱是勇敢,而比勇敢更勇敢的事,是宽恕

Getting over it【序】

*cp向为all金

*初步设定为监蓋狱梗

*ooc预警,作者渣文笔

*说实话,打了tbc的文基本从来没有过后续

  

  

  

  

  

  â€œæˆ‘知道这件事很艰难,”秋的几缕发丝掉落在他的肩上:“但你需要克服它。”

  

  

  â€œæˆ‘知道。”

  

  

  é‡‘垂下眼帘,带着白手套的手不自觉握成一团。

  

  

  

  è‡ªä»Žä»Žä¸Šæ¬¡æ‰€è°“的“凹凸大赛”中当了一阵卧底以后,金就是这幅样子了。没人知道在那里金到底遭遇了什么,因为成功活着回来的,只有金一人。

  

  

  å½“然,那一次的派遣并不是无功而返,或许可以这样描述,因为金的出色行动,凹凸警蓋局抓到了当今破坏力最强的几大罪蓋犯。相对的,金也在此次行动中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ä»–开始变得胆小,敏感,更加奇怪的是有时金甚至不敢清洗自己的身体。

  

  

  è¿™å¾ˆå¥‡æ€ªã€‚

  

  

  ç§‹çš„食指反复摩挲着下巴。

  

  

  å¯èƒ½é™¤äº†é‡‘和在“凹凸大赛”中抓捕的犯人,没人知道原因。

  

  

  åœ¨é‡‘的身上多次暗示的秋表明在他这里是套不出话了,抓捕的犯人已明确下令不能探访,而且也不清楚他们有没有和自己的宝贝弟弟有交集。

  

  

  ç§‹çƒ¦èºåœ°æŠ“起桌旁的警蓋帽戴在头上,拉下帽檐遮挡她湖蓝色的眼睛。

  

  

  ä¸èƒ½è¿™æ ·ï¼Œä¸èƒ½è®©é‡‘变成这幅样子。

  

  

  ä»–连听到自己开的枪声都会微微颤抖,更别提继续坐在这个位置。

  

  

  è¦å…‹æœå®ƒã€‚

  

  

  

  

  

  â€œå¿…须克服它。”

  

  

  â€œè¦ä¸ç„¶ï¼Œå°±ä¸èƒ½åœ¨è¿™é‡Œå¾…下去了。”

  

  

  å¯¹é¢é‚£ä¸ªå¥¹çœ‹ç€é•¿å¤§çš„金发男孩,比她稍浅的眸子里装满亮晶晶的,透明的光亮,最终还是溢出来,从眼角划过。

  

  

  å¦‚此相似的轮廓,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她,那从未伤心过的容颜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珍宝。有时候秋会想她的弟弟是不是一个喜欢丢三落四的人,总会把难过的事抛在一旁,好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垮他的自信,压碎他一往直前的勇气,她有时候也会想这真不公平,为什么先出生的会是自己,为什么感到难过烦躁的也是自己。

  

  

  å¯æ˜¯çœ‹åˆ°ä»–在自己面前低着头遮挡眼里掉下的泪水的时候,自己却从未感受到一丝的快乐。

  

  

  ç¥žå•Šï¼Œæ”¾è¿‡è¿™ä¸ªå­©å­å§ã€‚

  

  

  ç§‹åˆæ„Ÿå—到那种什么也做不到的无力感,这简直比黏在身上的汗水还令人感到烦闷。

  

  

  

  

  

  tbc

  

  

  

  

如果我的一生注定碌碌无为

  å¦‚果有无数个平行世界,那么先前认定的彭格列首领会不会存活于世?

  

  

  

  

  å¦‚果回答是肯定的话,沢田纲吉就能远离黑手党的世界吧。

  

  

  

*cp向为all27

*各种无脑,慎入!

  

  

  

  

  

  â€œä¸€å…±æ˜¯1109日元。”

  

  

  æ£•å‘男人掏出钱包,拿出钱递给收银员,习惯性朝她露出笑容。

  

  

  çœ‹è§è€é¡¾å®¢çš„她也微笑着回应,像熟人一样攀谈起来。

  

  

  â€œæ²¢ç”°å…ˆç”Ÿä¸ºä»€ä¹ˆä¼šçªç„¶æ¥ä¹°å·§å…‹åŠ›å‘¢ï¼Ÿâ€

  

  

  æ²¢ç”°çº²å‰æŒ äº†æŒ åŽè„‘勺。

  

  

  â€œæœ€è¿‘,有位朋友会来拜访。”

  

  

  çº²å‰ä½Žå¤´çœ‹ç€æ‰‹ä¸Šçš„巧克力包装,笑得温柔。

  

  

  â€œä»–比较喜欢吃巧克力,所以就来买了。” 

  

  

  

  â€œæ²¢ç”°å…ˆç”Ÿï¼Œæ˜¯ä¸€ä¸ªæ¸©æŸ”的人呢。”

  

  

  æ¥æ‰“工的青春少女怀着砰砰直跳的青涩的心脏,看向眼前这人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温柔的一双眼眸,又装作若无其事地递给他找的零钱。

  

  

  â€œè¿™æ˜¯æ‰¾ä¸‹çš„391日元,请收好了。”

  

  

  

  

  

  å°‘女也不会想象得到,国中时的沢田纲吉,是一个不怎么受欢迎,外号“废柴纲”的,普通,弱小,而且不起眼的孩子。

  

  

  å°±åƒå›½ä¸­æ—¶å€™çš„纲吉,也没有想象到自己居然会和一个世界级危险的人物有交集。

  

  

  

  

  

  

  

  â€œæˆ‘回来了。”

  

  

  â€œå“¦å‘€ï¼Œæ¥çš„真慢呢。”

  

  

  ä¸€ä½èº«ç©¿è¥¿è£…的男人坐在家里的小沙发上,异色的瞳孔看向来人。

  

  

  â€œéª¸ï¼Œä½ è¿™æ ·ä¸€å£°ä¸å“åœ°å‡ºçŽ°å¾ˆå“人。”

  

   

  çº²å‰å¬åˆ°çªå¦‚其来的回应吓得轻微颤抖,又在看清来人后有些无奈地关上公寓的房门。

  

  

  â€œä½ è‡ªå·±éƒ½æ¬å‡ºæ¥ä½äº†ï¼Œè¿›é—¨åŽè¿˜è¯´å‡ºé‚£ç§æ— ç”¨çš„话么?”

  

  

  å…­é“骸熟练地拿出家里的玻璃杯,装了半杯冰水给沢田纲吉,这番模样反倒像自己才是家里的主人。

  

  

  çº²å‰æ—©å°±åœ¨å›½ä¸­é‚£ä¼šå„¿ä¹ æƒ¯ä»–这样的性格,六道骸的举动对于纲吉来说并不觉得怪异。接过冰水的同时,他把手中的巧克力放到茶几上。

  

  

  â€œè¿™ç®—是见面礼了。”

  

  

  éª¸æ‹¿å‡ºå…¶ä¸­ä¸€å—,放到嘴里。

  

  

  ä¸çŸ¥é“这又触碰到他哪根神经,万年嘲讽的骸直接在纲吉面前感叹起来。

  

  

  â€œæ€Žä¹ˆè¶Šè·Ÿä½ å‘†åœ¨ä¸€èµ·ï¼Œå°±è¶ŠåŽŒæ¶é‚£ç¾¤é»‘手党呢。”

  

  

  çº²å‰å¤±ç¬‘。

  

  

  â€œæ¯•ç«Ÿæ­£å¸¸äººçš„生活才是最令人向往的吧。”

  

  

  â€œkufufufu,沢田纲吉,我就觉得你很不正常。”

  

  

  â€œå“ˆï¼Ÿæˆ‘哪里不正常了?”

  

  

  å…­é“骸突然蹂躏起棕发青年的刺猬头,也不顾这个动作导致身上的黑色西装多出几个褶皱。

  

  

  

  

  

  åƒä½ è¿™ç§éšä¾¿æ¡äººçš„坏习惯,是普通人能有的吗?

  

  

  

  

  

  

  

  

  

  

  

  

  

  

  

  â€”—————

  

  

  ã€é‚£ä¸ªï¼Œä½ è¿˜æ´»ç€å§ï¼Ÿã€‘

  

  

  ã€æˆ‘这就叫救护车】

  

  

  ã€è¿™ä¹ˆå¤šè¡€ï¼Œä¼šæ­»çš„吧!还是去医院…】

  

  

  ã€å†æ€Žä¹ˆæ ·ä¹Ÿä¸èƒ½è§æ­»ä¸æ•‘……】

  

  

  ã€è¿˜æ˜¯åŽ»æˆ‘家吧】

  

  

  ã€ä½ çœŸçš„…好重……】

  

  

  [闭嘴。]

  

  

  èº«æ—çš„体温是对于人最舒适的温度,或许是因为身体太过疲劳,那时候的六道骸完全提不起任何防备的心态,重重地靠在那个对于他来说很不舒服的肩膀。

   

  

  

  

  

  tbc

  

  

  


性转拍手

*金性转

*文笔渣,人物ooc

*享用愉快!

  

  

  

  

  

3

  â€œä½ å’Œç´«å ‚家不是一路的,对吗?”

  

  

  â€œå¯ï¼Œå¯...” 

  

  

  é‡‘想挣脱凯莉的手,但眼前的女孩子紧握她的手腕,咧着嘴角,阴测测地看着她。

  

  

  â€œæ—¢ç„¶éƒ½æ˜¯å¥³å­©å­äº†ï¼Œæœ‰ä»€ä¹ˆäº‹æƒ…,我们慢、慢、说。”

  

  

  â€œé‚£ä¹ˆï¼Œâ€

  

  

  é‚£ä¸ªå¥³å­©çš„眼睛越来越亮,带着期待的眼神看向凯莉。

  

  

  â€œæˆ‘们去找回紫堂幻吧。”

  

  

  å‡¯èŽ‰æŽªä¸åŠé˜²åœ°è¢«æ‹‰ç€å¥”跑,她本想松开握着金的手,却不料这次松不开,是因为金紧紧地抓住她的手。

  

  

  çœŸä»¥ä¸ºé•¿å¾—有点可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吗…

  

  

  å‡¯èŽ‰æš—暗腹诽。

  

  

  é¢ä¸Šå´æ¶ç‹ ç‹ åœ°æ‹‰å‡ºè‡ªå·±è¢«ç´§æ¡çš„手,微笑着说:

  

  

  â€œæˆ‘知道紫堂幻在哪里哦,金。”

  

  

  â€œæˆ‘带你过去吧。”

  

  

  

  

  ã€å°˜æ³¥æ¹¿åœ°ã€‘

  

  

  

  

  â€œå‡¯èŽ‰ï¼Œä¸ºä»€ä¹ˆæˆ‘们要在这里打怪?”

  

  

  â€œè¯¶â€”—打怪升级不好吗?”

  

  

  é‡‘往后顺了顺头发,有些担心地看向凯莉。

  

  

  â€œç´«å ‚幻,到底在哪里?”

  

  

  â€œä¸ç”¨æ‹…心,”凯莉摸了摸腰上的骷髅包,她再也挂不住自然的微笑了,只想把这个看上去就讨人厌的家伙立马杀死。

  

  

  â€œæˆ‘看他是往这里跑了啊,是我们走太快了吧?估计他很快就来了。”

  

  

  å¥¹æš—暗做好战斗的准备,因为自己那番措辞实在是太烂了,连自己都不会相信这种谎言,所以就算是金,也会立马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吧。

  

  

  â€œè¯¶ï¼Œæ˜¯æˆ‘们太快了吗……果然紫堂幻还需要修炼啊。”

  

  

  â€œæ¯”起这个,凯莉。”

  

  

  é‡‘突然窜到凯莉面前,笑眯眯地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粗粗的橡皮筋。

  

  

  â€œå¯ä»¥çš„话,能帮我扎个头发吗?”

  

  

  å‡¯èŽ‰ä¼¼ä¹Žæ˜¯è¢«ä¸æŒ‰å¥—路出牌的她愣住了。

  

  

  â€œå› ä¸ºæˆ‘自己扎头发老是扎不好…自从老姐和格瑞走掉后,我真的很久没有一个清爽的日子了。”

  

  

  é‡‘没有给凯莉拒绝的机会,双手握着凯莉摸包的手,把橡皮筋放在那只手上。

  

  

  å‡¯èŽ‰ç¬¬ä¸€æ¬¡ä½“验到这种微妙的感觉。

  

  

  ä¹‹å‰é‡åˆ°è¿‡çš„女生不是嫉妒她一起欺负她,就是远远地躲着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粘人的小东西,连梳个头发都要她帮忙。

  

  

  å°±æ˜¯ä¸çŸ¥é“…是不是装的。

  

  

  å¹²è„†çŽ°åœ¨å°±å¼„死吧。

  

  

  å¿ƒé‡Œè¿™ä¹ˆæƒ³ç€ï¼Œæ‰‹ä¸Šå´ä¸å¬ä½¿å”¤ã€‚轻轻抓了抓刚刚转过身,摘掉帽子的金的金发。

  

  

  è‡ªå·±çš„头发是顺滑的,硬硬的,她非常习惯这种触感。但金的头发不一样,又细又卷,而且打结的地方特别多,要说给金梳头发,也是要不少时间。

  

  

  è‡ªå·±åˆæ— èŠï¼Œè®©è¿™ä¸ªå‡¯èŽ‰å°å§çš„移动积分库多活一会也不是不可以。

  

  

  â€œå¯¹äº†ï¼â€

  

  

  â€œå‡¯èŽ‰ï¼Œæˆ‘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å‡¯èŽ‰æŠ“起金耳旁的最后一撮金发,心里又开始打起小算盘。

  

  

  â€œæˆ‘太迟钝了,竟然刚刚才注意到——”

  

  

  â€œæˆ‘们一直都没有组队啊!”

  

  

  â€œå””——!组队?”

  

  

  å‡¯èŽ‰è´¹åŠ›æ‰Žå¥½æœ€åŽä¸€åœˆçš®ç­‹ã€‚

  

  

  â€œå› ä¸ºä¸ç»„队的话,凯莉就分不到积分啊。”

  

  

  é‡‘回过头,第一次看见金扎好头发的凯莉愣了一下。

  

  

  è‡ªå·±çš„手法还是不错的吗。

  

  

  â€œä¸ç”¨å•¦ï¼Œéƒ½æ˜¯é‡‘在出手,我怎么好意思去蹭积分呢。”

  

  

  â€œæ—¢ç„¶æˆ‘们是伙伴了,共享经验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ä¼™ä¼´å—……

  

  

  ä½ çš„确很有意思。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tbc

  

  

  

  å¹²è„†æ”¹åå«çœŸé¦™ç³»åˆ—..


如果性转让你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不

*金性转

*cp为all金向

*文笔渣,慎入!

*然后就是,享用愉快!

  

  

  

  

  

  

1

  â€œå¤šäºä¸¹å°¼å°”裁判长,谢谢啦。”

  

  

  é‡‘毫不吝啬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â€œæ²¡ä»€ä¹ˆï¼Œæœ¬æ¥å½“时就是意外事件,金也是处于自卫而已。”

  

  

  ä¸¹å°¼å°”看向身旁这位有活力的女孩子对他露出笑容,也朝她礼貌性一笑。

  

  

  â€œè¯´èµ·æ¥æ„Ÿè§‰æ¯æ¬¡æœ‰å›°éš¾ï¼Œä¸¹å°¼å°”裁判都在身边,”金两手相对,水蓝色的眼睛变得更加柔和:“感觉很可靠呢。”

  

  

  â€œå•Šï¼Œæ˜¯å—。”

  

  

  å°‘女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又或许是,他已经很少碰见这么轻易就能对别人流露好感的人了。

  

  

  â€œè¢«é‡‘夸赞,我很开心。”

  

  

  ä¸¹å°¼å°”忍不住抚摸那一团乱糟糟的头发,手感却意料之外得不错。

  

  

  â€œå¯æ˜¯èº«ä¸ºè£åˆ¤é•¿ï¼Œä¹Ÿåªèƒ½å¸®ä½ å¸®åˆ°è¿™äº†ã€‚以后也只能靠你自己。”

  

  

  

  

  â€œå™—嗤。”

  

  

   

  

  é‡‘捂着嘴憋笑,发现丹尼尔看过来的视线,又急忙摆摆手,带着少女提高音度后独特的青涩说道:“我只是觉得,丹尼尔裁判严肃刻板的样子真像我的一个发小,不管开什么玩笑都是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

  

  

  â€œä¸¹å°¼å°”大人——贿赂裁判什么的我是不会做啦。”

  

  

  å°‘女蓝色的大眼睛第一次真正印入丹尼尔的记忆,他说不清那时候她的眼睛,到底是像寒冰湖的水还是下午4时宁静的天空。不管怎样,那眼里满得快要溢出来的快乐是真实的,炽热的,像是在用一把暖火微微熏烤着指尖的冰冷——那是看到也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愉悦的表情。

  

  

  è¿™ç§å°å°çš„误会,有那么好笑吗?

  

  

  ä¸¹å°¼å°”不禁思考着。

  

  

  

  

  â€œä¸¹å°¼å°”裁判……”

  

  

  çœ‹åˆ°å¥³å­©å‘外移动的步子,丹尼尔微笑着把手搭到她瘦小的肩膀。

  

  

  â€œæ­£å¥½æˆ‘现在有点时间,金,我带你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吧。”

  

  

  â€œçœŸæ˜¯å¸®å¤§å¿™äº†ã€‚”

  

  

  â€œè™½ç„¶å·²ç»è¡¨æ˜Žè¿‡ä¸€æ¬¡äº†ï¼Œå¯æ˜¯æˆ‘不介意再说一次。”

  

  

  â€œä¸¹å°¼å°”裁判,你真是个好人。”

  

  

  

  

  

2

  

  

  â€œå‡¹å‡¸å¤§åŽ…是整个凹凸星球和凹凸大赛的顶点和中枢。”

  

  

  ä¸¹å°¼å°”看着忍不住跑向前面观望的金,介绍道。

  

  

  â€œè™½ç„¶æ¥çš„时候已经见过了,但真的很壮观啊。”

  

  

  â€œå› ä¸ºè¿™æ˜¯ã€åˆ›ä¸–神】亲手打造的赛场。此处的无比壮阔正是彰显着伟大神明的无上威能。”

  

  

  é‡‘突然发现落在后面的丹尼尔,又急急忙忙地跑到他身边,隔着一段空隙向前走。又因为丹尼尔实在是太高了,她还是忍不住抓住那位特地调慢了步伐的裁判长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手,在没有被松开的前提下,安心地仰着头,对他说:

  

  

  â€œç¥žæžœç„¶æ˜¯å¾ˆåŽ‰å®³çš„啊。”

  

   

  

  

  

  

  

  

  

  

  â€œä¸è¿‡ï¼Œæ—¢ç„¶ç¥žæ— æ‰€ä¸èƒ½çš„话,为什么不让所有人都获得幸福呢?”

  

  

  â€œå°±åƒæˆ‘的故乡登格鲁星,那里的人们都生活的非常辛苦。神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

  

  

  

  

  

  â€œæ˜¯å› ä¸ºæˆ‘们做错了什么事吗?”

  

  

  

  

  

  ä¸¹å°¼å°”看向金,他的眼睛里还是一成不变的蓝,蓝到让他觉得天真。

  

  

  â€œæ˜¯è¿™æ ·çš„,金。”

  

  

  ä¸¹å°¼å°”蹲下来,视线与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齐平。

  

  

  â€œå¦‚果神明让你遭受苦难,”

  

  

  â€œé‚£å¹¶ä¸æ˜¯å¯¹ä½ çš„惩处,而是对你的试炼。我是这么相信的。”

  

  

  â€œè¯•ç‚¼ï¼Ÿâ€

  

  

  â€œå¹¸ç¦å¹¶ä¸æ˜¯ä»€ä¹ˆå”¾æ‰‹å¯å¾—的东西,唯有不断争取,克服磨难才能体现其价值。”

  

  

  â€œè¿™ä¸ªè¿‡ç¨‹æ—¢æ˜¯è‹¦éš¾ä¹Ÿæ˜¯è¯•ç‚¼ï¼ŒåŒæ—¶æ›´æ˜¯å¹¸ç¦æœ¬èº«çš„一部分。”

  

  

  â€œæ‰€ä»¥ï¼Œè¯·æŠŠé‡åˆ°çš„一切都当做神明恩赐,勇敢地去面对和经历吧。”

  

  

  â€œåœ¨é‚£ä¹‹åŽï¼Œä¸€å®šå°±æ˜¯çœŸæ­£çš„幸福了。”

  

  

  é‡‘眨了眨眼睛,表情痛苦,像是要把这对她来说晦涩的字句一口咽下去。

  

  

  è¿‡äº†ä¸€ä¼šå„¿ï¼Œå¥¹çš„眼睛变得闪亮,嘴角也微微上扬,丹尼尔估计他的效果应该达到预期。

  

  

  â€œè™½ç„¶å¬èµ·æ¥ä¸å¤ªæ˜Žç™½ï¼Œä½†æ„Ÿè§‰å¾ˆæœ‰é“理的样子。”

  

  

  â€œæˆ‘姐姐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â€œæ˜¯å—……那你可要加油哦。”

  

  

  ä¸¹å°¼å°”这次主动牵住金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è¿™ä¸ªå­©å­ï¼Œ

  

  

  ä¸è¦å¤ªå¿«å°±æ­»æŽ‰äº†å•Šã€‚

  

  

  ä¸¹å°¼å°”微笑着。

  

  

  æ¯•ç«Ÿè¿™ä¹ˆæœ‰è¶£çš„人,很难再遇到了呢。

  

  

tbc

  

  

  

  

  

  

  

  

  å…ˆä¸Šä¸€æ®µè¯•è¯•æ•ˆæžœâ€¦å¦‚果不雷这种性转金的话、

  ä¼šæœ‰åŽç¯‡..的吧

   

  

  ä»¥ä¸Š

  


论有一个幼驯染的好处

  

  

*娱乐向

*作者渣文笔

*享用愉快~

  

  

  

  

  

1

  

  

  â€œå“‡å•Šå•Šå•Šå•Šå•Šå•Šâ€”—!!”

  

  

  ä¸€è¾†é£žèˆ¹æ­£æœå‰‘拔弩张的两人飞去,飞船上的一人一机也被飞船甩出来,并头着地撞碎了两人之间的水泥地。

  

  

  é‡‘顶着个大包泪眼汪汪地抬头:“要死要死要死啊啊啊啊!”

  

  

  ä»–的眼神突然往右边飘去,看见一个银发紫眸的少年正阴沉着脸盯着他。

  

  

  â€œå‘ƒâ€¦hi,boy?”

  

  

  é‡‘尝试着对那个(看起来像外国人的)人说话,但那个(外国)人的脸色依旧面无表情。金自讨没趣,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

  

  

  â€œè‡­å°å­æ•¢æ— è§†æˆ‘了是吧。”

  

  

  ã€å“”——】

  

  

  ã€æ¸£æ¸£æ˜¯ä¸ªæ¸£ï¼Œææ‰æ“圆道具调教随你开心❤】

  

  

  è¢«æ¡†åœ¨è§†é‡Žé‡Œçš„那个人回头,愚蠢的脸上露出那种愚蠢的表情。

  

  

  â€œç½—斯!好久不见呀!”

  

  

  é‡‘看到那人,猛地朝那人身上飞扑过去。

  

  

  â€œè¯´å¤šå°‘次叫你别靠那么近!”

  

  

  â€œä½†æ˜¯ç½—斯这里超舒服!”

  

  

  é‡‘把头埋在嘉德罗斯的围脖里,顺带蹭了蹭围脖上的软毛。可嘉德罗斯像是炸了一样提起金的后颈扔下去。

  

  

  â€œä½ è¿™æ¸£æ¸£ä¸ç®¡å¤šä¹…还是渣渣,快滚。”

  

  

  å˜´ä¸Šè¯´ç€ï¼Œæ‰‹é‡Œå´ä¸€æŠŠæ‰¯è¿‡é‡‘的手腕,转身走人。

  

  

  å¦ä¸€å¤´çš„银发男人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依旧面无表情,扭头走开。

  

  

  

  

  â€œè¯¶ç½—斯,你知道去哪里登记吗?”

  

  

  â€œæ¯”赛开始两个月你才来,真的蠢毙了。”

  

  

  â€œå“¼ï¼Œé‚£ä½ å¤šåŽ‰å®³é‚£ï¼å¤§èµ›å€’数(小声)第一?作为朋友的我这么蠢真是不好意思了!”

  

  

  ä¼—人:……

  

  

  æ ¼ç‘žï¼šâ€¦â€¦

  

  

  

  

  

  

  

  

2

  

  

  ã€è®©æˆ‘们再次经历一下刚刚的场景】

  

  

  é‡‘浑身是伤地逃离那个场地。

  

  

  å¹¸å¥½é‚£ä¸ªé“¶å‘的家伙踢了我一脚,要不然我应该就死在那个魔鬼手下了…

  

  

  é‡‘吹了吹被烫出血的手臂,忍着痛到处瞎逛。

  

  

  â€œåŒ»åŠ¡å®¤åŒ»åŠ¡å®¤â€¦è¿™é‡Œæœ‰æ²¡æœ‰åŒ»åŠ¡å®¤ï¼..这个是,参赛者终端机?”

  

  

  åˆšæƒ³å‰åŽ»çœ‹çœ‹æ˜¯ä»€ä¹ˆä¸œè¥¿ï¼Œæ­£å·§è¢«ä¸€ä¸ªäººæ’žå€’在地。

  

  

  â€œå‘€ï¼å¥½ç—›â€¦â€¦â€

  

  

  é‡‘用另一只手保护受伤的胳膊,抬头看到底是哪个没长眼睛的家伙。

  

  

  â€œå—伤了,金。”

  

  

  ä¸€åŒæ‰‹å°±è¿™ä¹ˆæŠ±èµ·å‘†åœ¨åœ°ä¸Šçš„金。

  

  

  â€œè¯¶ï¼é“¶çˆµä½ æ€Žä¹ˆâ€¦â€åœ¨è¿™é‡Œï¼Ÿ

  

  

  â€œä»¥åŽä¸è¦æ‹›æƒ¹é‚£ç§äººã€‚”

  

  

  é“¶çˆµçš„瞳孔突然收缩,不知道是哪里的光被反射,在他的瞳孔中出现一圈白色的光环。

  

  

  â€œä¼šæ­»ã€‚”

  

  

  â€œå•Šâ€”—知道了。”

  

  

  é‡‘有些闷闷不乐地缩进他怀里,不防头顶突然变得有些沉重。

  

  

  æ˜¯é“¶çˆµæŠŠä»–的下巴抵在金的头上。

  

  

  

  

  â€œé“¶çˆµï¼â€

  

  

  é‡‘笑嘻嘻地喊出这个名字,从他的禁锢里伸出头。

   

  

  â€œè¦ä¸æˆ‘们一起夺得大赛冠军吧!”

  

  

  è¿˜é¡ºå¸¦ç”¨è‡ªå·±è¿˜æœªå—伤的手虎摸自己幼驯染的头发然后被仍在地上,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3

  

  

  â€œè¿™ä¸ªå®¶ä¼™æˆ‘先带走了,你们继续。”

  

  

  åˆšåˆšè¿˜åœ¨å‡¹å‡¸å¤§åŽ…二楼看戏的雷狮看见飞进打斗中心的那个人,立马跳下去抓起那抹黄色的身影。

  

  

  â€œç»™æˆ‘把这个渣、渣留下。”

  

  

  â€œæˆ‘要亲、自、教、训、他。”

  

  

  å˜‰å¾·ç½—斯看见与格瑞的又一场战斗竟被一个0战斗力的渣渣终止,怒气几乎升到满值。

  

  

  â€œè¯¶é›·ç‹®ï¼Œæˆ‘们又见面了,真巧!”

  

  

  â€œé—­å˜´å°é¬¼ï¼Œä¸æƒ³æ­»çš„话给我乖乖呆着。”

  

  

  é›·ç‹®æ‰›èµ·å€’挂着的金,像扛着麻袋一样象征性拍了拍——金的屁股。

  

  

  â€œè¶´ç¨³äº†ã€‚”

  

  

  

  

  é‡‘本来想抱怨的。但四周的风云变化让他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伴随着雷狮声音而来的,是巨大的一棍子。

  

  

  èº²ä¸è¿‡åŽ»äº†ã€‚

  

  

  é‡‘想着,看向旁边那个笑得肆意张狂的男人。

  

  

  â€œæˆ‘的东西,是你说教训就能教训的?”

  

  

  

  

  

4

  

  

  ã€æœ‰ï¼æˆ‘的执念就是——将来由我保护姐姐!】

  

  

  é‡‘强忍疼痛睁开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

  

  

  ã€æ‰€è°“的力量,其实是我们内心的执念的投影】

  

  

  ã€æœ‰å¤šå¼ºçš„执念,就会引出多么强的力量】

  

  

  åˆä¸€æ¬¡è¢«é“è§’兽掀翻在地,温热的液体再一次流到冷冰冰的地上。

  

  

  ã€é‡‘】

  

  

  ã€ä½ å¿ƒä¸­æœ‰è¿™æ ·çš„执念吗】

  

  

  

  

  â€œè¿™ä¸ªæ–°äººæ€Žä¹ˆè¿™ä¹ˆè·³ï¼Ÿâ€

  

   

  â€œåæ­£ä¹Ÿå¿«è¦æ­»äº†å§ã€‚”

  

  

  â€œçœŸæ˜¯å¯æ€œã€‚”

  

  

  å‘¨å›´å½å½å–³å–³çš„声音让人烦躁。

  

  

  â€œåˆšæ‹¿åˆ°æŠ€èƒ½å°±æ•¢æŒ‘战四级怪,这位朋友很自信啊。”

  

  

  é›·ç‹®ç¬‘着,丝毫不掩饰眼底的戏谑和不屑。

   

  

  

  â€œå‘µå‘µï¼Œå¥½å¥½è¡¨çŽ°å§ã€‚”

  

  

  â€œå¯åˆ«è®©æˆ‘看得太无聊了。”

  

  

  ç‚¸å¼¹æˆåŠŸç‚¹ç‡ƒâ€”—

  

  

  

  å®‰è¿·ä¿®é£žé€Ÿé—ªåˆ°è¢«é‡‘一拳打飞的铁角兽后面,把铁角兽打回凹凸大厅,发疯似的拿着冷热流把尸体劈成一片一片。

  

  

  â€œä¸ä¼šæœ‰äº‹äº†ï¼Œä¸ä¼šæœ‰äº‹äº†ã€‚”

  

  

  ä»–跑向还在原地呆愣的少年,一把抱住他。

  

  

  â€œå¾ˆæŠ±æ­‰ä¸¤æ¬¡éƒ½æ²¡æœ‰å‡ºæ‰‹æ•‘您,不过,绝对没有下次了。”

  

  

  é‡‘感受到抱着他的手臂微微颤抖,斟酌着,金对他开口:

  

  

  â€œé‚£ä¸ªè¯·é—®ï¼Œæˆ‘们认识吗?”

  

  

  

  

  è®°å¿†é‡Œé‚£ä¸ªåˆšåˆšä¼šèµ°è·¯çš„男孩一把鼻涕一把泪跟在自己后面,自己的视野也不再转向他,而是朝着更加闪耀的大陆。

  

  

  ã€å®‰..安安,不要走——】

  

  

  

  

  ä»–放下搭在金肩上的手,像无数次师傅教他的一样,对着金露出完美的笑容。

  

  

  â€œåˆæ¬¡è§é¢ï¼Œæˆ‘的名字是安迷修。”

  

  

  

  

  

  éª‘士为您而来。

  

  

  

  

  

5

  

  â€œç´«å ‚,我没想到居然在这就能遇见你!”

  

  

  â€œæˆ‘也是,金。”

  

  

  ç´«å ‚幻跑到打败铁角兽的金身边,拿着医用品帮金包扎伤口。

  

  

  â€œç«Ÿç„¶éƒ½é‡åˆ°äº†ï¼Œä¸å¦‚我们组队吧。”

  

  

  â€œå¯ï¼Œå¯ä»¥å—?”

  

  

  ç´«å ‚有些自卑地扶了扶眼镜眶。

  

  

  â€œæˆ‘没有金这么厉害,如果跟我组队的话说不定会被我拖累…”

  

  

  â€œè¯´ä»€ä¹ˆå‘¢ç´«å ‚。”

  

  

  é‡‘拍了拍紫堂幻的肩膀。

  

  

  â€œæˆ‘们是朋友对吧,朋友才不计较这些呢!”

  

  

  

  

  

end

  

  

  

  

  

  

  

  

  

  

  

  

  

  

  

  

  

  

  

  

  

  â€œæžœç„¶æ ¼ç‘žï¼Œè¿˜æ˜¯å’Œä½ å‘†ç€æ­£å¸¸ä¸€ç‚¹ã€‚”

  

  

  æ ¼ç‘žçž¥äº†çœ¼è¶´åœ¨è‚©è†€ä¸Šçš„金,意外地没有推开他。

  

  

  

  ï¼ˆè¿™æ¬¡æ˜¯çœŸçš„)end

  

  

  

  

  

  

  

  

  

  

  

震惊!清纯女主播竟然在线...!

  

  

*瞎编的直播梗

  

*仅供娱乐

  

*文笔小学生

  

*享用愉快

  

  

  

  

  

  

  

  

  

  â€œè°¢è°¢å«èˆ¹é•¿é¥®é…’醉的观众送的50个雷神之锤。” 

  

  

  é‡‘眉眼弯弯,朝屏幕笑了笑。

   

  

  

  ã€ä¸»æ’­ç»™ä¸ªå¾®ä¿¡å‘—】

  

  

  

  é‡‘看了眼那个金光闪闪的弹幕。

  

  

  â€œå¾®ä¿¡çš„话..我挺久没用了,下次直播的时候再说吧。”

  

  

  

  ã€ä½ ä¸Šæ¬¡ä¹Ÿæ˜¯è¿™ä¹ˆè¯´çš„】

  

  

  

  â€œYou have been slained.”

  

  

  é‡‘尴尬地揉了揉垂到胸前的头发,他不知道昨天问他微信号的和今天这个是不是同一人。

 

  

  ä½†å‡­è¿™äººé‡‘闪闪的字体,金估计不能再拒绝他了。

  

  

  â€œä¸‹æ’­åŽæˆ‘,我私发吧。”

  

  

  è¢«å˜å£°å™¨æ”¹é€ è¿‡çš„音色显得清甜脆嫩,因为被抓包的紧张,嗓音不觉有些颤抖。

  

  

  å¼¹å¹•çž¬é—´è¢«é‡‘的这种声音刷屏。

  

  

  ä»–看着电脑屏上的“victory”,又看了眼弹幕,垂下眼帘。

  

  

  ä¸æ˜¯ç¬¬ä¸€æ¬¡äº†ã€‚但金还是没有适应被别人当做女人调侃。他正想说什么掩饰下刚才的尴尬,那个金灿灿的字体又出现了。

  

  

  ã€æ€Žä¹ˆäº†ï¼Œå®³ç¾žäº†ï¼Ÿã€‘

  

  

  â€œ...没有。”

  

  

  

 

 

   

  


得到第一就能活下去是真的吗?

感谢 @金的老公 å€Ÿæ¢—

*文笔不及脑洞

可能...没后续了,请当终章看吧谢谢

  

  

  

  

  

1

  ã€è¦æ´»ä¸‹åŽ»å“¦ã€‘

  

  

  ã€æˆ‘知道我已经要完蛋啦,所以拜托你,还有格瑞那个大笨蛋】

  

  

  ã€è¦æ´»ä¸‹åŽ»å“¦ã€‘

  

  

  æœ¬æ˜¯è‡ªå·±æ„¿æ„åŽ»ä¸ºä»–挨上一刀,没想到最后关头却被那个小小的人护在身后。

  

  

  æ˜¯ä»–没想到这一刀竟然能置人于死地。他只是以为顶多骨折就能解决的事,竟然恐怖到这个地步。

  

  

  å¦‚果他当时知道他会死,他还会去救金吗?

  

  

  ä»–在那一刻就开始不停地反问自己。

  

  

  

  

  â€¦â€¦ä½†ä»–竟不知道。

  

  

  æŠ±æœ‰ç€éª‘士道的自己,竟不知道该不该用自己的性命救下一个小男孩。

  

  

  

  

   

  ä»–..竟不知道。

  

  

  

  

  ã€è¦æ´»ä¸‹åŽ»å“¦ã€‘

  

  

  è¿™å¥è¯åƒæ˜¯ä¸€å¥é­”咒,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耳边徘徊。

  

  

  å‚加凹凸大赛的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得到第一,安迷修最初也是这样。

  

  

  é‚£æ—¶å€™çš„他以为没人的执念会比他还强大,现在他才明白。

  

  

  è¶Šæ´»åˆ°æœ€åŽçš„人,他们承受的寄托也就越重,看见的事物也会越多,活下去的执念,也就越来越强烈。

  

  

  æ¯”那时候的安迷修更想赢的,是现在的安迷修。

  

  

  

  é‚£æ˜¯ä¸€å—待啄的原石。

  

  

  å› ä»–而碎。

  

  

  

  æ‰€ä»¥å½“格瑞赤手空拳打到安迷修身上时,他冷静地掏出冷热流。

  

  

  ã€æ ¼ç‘žæ˜¯å¤§èµ›ç¬¬äºŒå§ã€‘

  

  

  ã€çŽ°åœ¨å¹²æŽ‰ä»–是不是离胜利更近一步了?】

  

  

  ã€æˆ‘会活到最后的,金】

  

  

  ã€æ´»åˆ°æœ€åŽçš„】

  

  

  ã€æ˜¯æˆ‘】

  

  

  ä¸€åŒåæ‰§ç–¯ç‹‚的眼睛第一次出现在安迷修身上。

  

  

  

  

  

2

  

  

  â€œæ ¼ç‘žä¸ºä»€ä¹ˆä¼šå’Œå®‰è¿·ä¿®æ‰“在一起?”

  

  

  â€œä¼°è®¡æ˜¯..金的原因吧。”

  

  

  â€œé‚£ä¸ªå°é¬¼...他怎么了?”

  

  

  â€œä»–死了。”

  

  

  

  é›·ç‹®æ”¶æ•›èµ·ç¬‘容。

  

  

  

  â€œä½ åˆšåˆšè¯´ä»€ä¹ˆï¼Œæˆ‘没听清。”

  

   

  â€œå¤§å“¥ï¼Œæˆ‘猜你听得很清楚。”

  

  

  å¡ç±³å°”扯了扯围巾,遮住自己的鼻尖。

  

  

  â€œé‡‘,已经死了。”

  

  

  

  

  é•¿ä¹…的沉寂后,雷狮突然勾起嘴角。

  

  

  â€œèµ°ï¼Œæˆ‘们去打斗的地方捞点好处。”

  

  

  

  

  

   

  

  

  ...要变天了。

  

  

  å¡ç±³å°”又扯了扯下滑的围巾,心里有些不安的想道。

  

  

  

  

  

3

  

  

  ç´«å ‚幻也不知道之前看上去温和的骑士今天竟然直接对格瑞出手。

  

  

  ä»–讨厌现在这样毫无头绪的场面。

  

  

  é‡‘的死亡对于他来说是一个不可破解的死亡谜题,他好不容易忍住强烈的悲痛阻止自己变成一个魔鬼,周围的一切却不遂他意,好像整个世界都乱了套。

  

  

  ä¸–界当然不会因他的死亡停止转动。

  

  

  å¯è¿™æ‰è®©ç´«å ‚幻感到绝望。

  

  

  ä½ ä»¬å¯ä»¥å‘前走,而我只能跟着自己的世界一起崩塌。

  

  

  tbc

  

  

  å…¶å®žéƒ½ä¸çŸ¥é“自己写的什么...感觉完全没写出原梗想要的感觉

  

  å¥½æƒ³ç›´æŽ¥æ‰“个end上去(捂脸)

  

  æƒ³æƒ³ä»¥åŽå¼€å­¦äº†å°±å¾ˆéš¾ç¢°åˆ°æ‰‹æœºäº†...先写爽一把(不要理我)

  

  


我家那些宠物的一二事

*妖兽梗

*动物设定对性格的出入可能很大(?)

  

  

  

  

  

0

  

  

  ç»ˆäºŽ...我的生命到了尽头吗。

  

  

  å®‰è¿·ä¿®é€ƒè¿‡æ•Œäººçš„追踪,却还是因为体力不支变回原型,倒在小巷子里,奄奄一息。

  

  

  è™½ç„¶ä¸å¸Œæœ›çŽ°åœ¨å°±è¿™ä¹ˆæ­»åŽ»...可我并不后悔。

  

  

  å®‰è¿·ä¿®æ…¢æ…¢åœ°é—­ä¸Šçœ¼ç›ï¼Œç­‰å¾…自己身体轻盈的 é‚£ä¸€åˆ»ã€‚可疼痛依旧没有停止,他依稀记得自己被一双温暖的手抱在怀里。

  

  

  

  

  

  

  â€œé†’了吗?”

  

  

  ä»–睁开眼睛,看见的是这样一幅场景:金发男人合上手中的书,蔚蓝的眼睛看向自己,那人头顶上被散射的灯光恍惚了他的眼睛。

  

  

  â€œæƒ³è¦è·Ÿæˆ‘回家吗?”

  

  

  ä¸çŸ¥é“是否因为他昏迷前闻到的是那个男人的气息,在他的身边总能感到安全。

  

  

  å®‰è¿·ä¿®å‡­ç€ä»…剩的力气蹭了蹭那人白皙的手臂。

  

  

  

  

  

  å•Šï¼Œä»–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王子,而我是他最忠诚的骑士。

  

  

  è¢«æŠ±åœ¨æ€€é‡Œå¸¦å›žå®¶çš„安迷修正肖想着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金打开自家的大门。

  

  

  çœ‹è§å®¶é‡Œçš„另外七只宠物同时望向自家王子时,

  

  

  å®‰è¿·ä¿®ï¼šé¢æ— è¡¨æƒ….jpg

  

  

  

1

  

  

  å½“金把眼前的一切都准备妥当,顺势摸了摸正巧要进食的格瑞。异样满足的手感让金稍微减少对目前工作的不满。他微笑着朝格瑞挥了挥手:

  

  

  â€œæˆ‘要出门了,再见啦。”

  

  

  æ ¼ç‘žä¹Ÿå‹å¥½åœ°è¹­äº†è¹­ä»–的手臂。

  

  

  é‡‘看着在夜空的照映下一片安详的客厅,愉快地去上班了。

  

  

  å½“门被关上那一刻,隐匿在黑暗中的生物睁开了眼睛。

  

  

  

  

  

  â€œå“‘——”呵呵,还不是在他面前卖乖。

  

  

  â€œå–µâ€”—”今晚就把格瑞的毛给剪了吧。

  

  

  â€œå””嗷!”那个渣渣走之前为什么没跟我打招呼!

  

  

  â€œå—·â€”—”噗嗤。

  

  

  â€œå‘œâ€”—嗷。”想死是不是。

  

  

  â€œå•ªå—’——”

  

  

  ä¸€ä¸ªä¿Šç¾Žçš„男人打开灯,冷漠的紫色眸子盯着这群叽叽嚷嚷的宠物。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把刚刚金倒进碗里的澳洲燕麦草和兔粮倒进原来的地方,走进厨房开始做夜宵。

  

  

  æ‹´åœ¨è§’落里的藏獒开始全身发着光,等光芒散去,有着耀眼金发的luo体男人一脸厌恶地扯着脖子上的铁链。

  

  

  â€œå–‚格瑞,快给我这破铁链的钥匙。”

  

  

  â€œ...去睡觉。”

  

  

  åœ¨åŽ¨æˆ¿å¿™ç¢Œçš„格瑞冷漠地回答。

  

  

  â€œè¿™ä¹ˆéº»çƒ¦ä¸ºä»€ä¹ˆä¸æ‰¯æŽ‰å®ƒï¼Ÿâ€

  

  

  åˆšåˆšè¢«é›·ç‹®ä»Žç¬¼å­é‡Œæ”¾å‡ºæ¥çš„佩利看向嘉德罗斯,一脸欠揍(据嘉先生描述)。

  

  

  â€œ.虫子给我滚。”

  

  

  â€œæ ¼ç‘žï¼Œèƒ½åˆ†ç‚¹åƒçš„吗。”

  

  

  â€œä¸ç†Ÿè°¢è°¢ã€‚”

  

  

  è¶ç€æ ¼ç‘žå’Œå®‰è¿·ä¿®è¯´è¯çš„档,雷狮顺势抢走格瑞的一个荷包蛋和半个火腿,抱着电饭锅跑向自己的“海盗基地”分享宵夜。

  

  

  â€œé›·ç‹®ï¼Œä½ æ˜¯æƒ³æ­»å—。”

  

  

  â€œæ¶å…šï¼é‚£æ˜¯é‡‘的房间,不准你进去!!”

  

  

  æœ¬å®‰å®‰é™é™å‘†åœ¨è§’落的紫堂幻看了眼手机上的日期,突然有勇气对着面前这几位大尊吼一声:

  

  

  â€œå¤§å®¶ä¸è¦åµäº†ï¼â€

  

  

  â€œ..今天是我直播。”

  

  

  ç´«å ‚幻顶着众人的目光穿上金衣柜里的衣服,并友好地请雷狮海盗团的各位离开金的房间。

  

  

  è¿™ä¹Ÿç®—是住在这里的各位不成文的规定——直播期间不准闹事。也好在没有一个人妄图破例。

  

  

  

    

  æ²¡é”™ï¼Œåœ¨åº§çš„各位宠物,都是各大网站上知名的博主。

  

  

  

  

2

  

  

  ä¸Šå®Œæ™šç­çš„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刷着手机,还在妄图分心抵抗困意。在刷到某个博主更新直播录像视频的时候,金虎躯一震。

  

  

  â€œï¼å¹½çµå¤§å¤§ç»ˆäºŽå‘稿了!!幸好没有睡着!”

  

  

  åœ¨é‡‘兴奋的时候,一只淡紫色的狐狸恰巧跳上金的大腿,缩成一团。

  

  

  â€œå¹»å¹»ï¼Œè¦ä¸€èµ·çœ‹å—?”

  

  

  é‡‘有点疲惫地看向狐狸,眼底下还有淡淡的黑眼圈。

  

  

  â€œå–µâ€”—”

  

  

  ä¸€åŒçŒ«çˆªè’™ä½é‡‘的眼睛,金有些无奈地抓住挂在身后的布偶猫。

  

  

  â€œå¥½äº†å°ç±³â€¦â€¦ä¸è¦ï¼Œä¸è¦â€¦â€¦â€é—¹ã€‚

  

  

  é›·ç‹®è·³ä¸ŠåºŠï¼Œçœ‹ç€æŠ±ä½å¡ç±³å°”睡着的金,绕道金的头顶上打算躺下,却发现那里早被一只兔子占据,而且那兔子还当着他的面揉了揉金的头发。

  

  

  

  é›·ç‹®ï¼š...我能现在干掉他吗。

  

  

  

  tbc

  

  

凹凸目前人物设定:

  

雷狮:俄罗斯蓝猫

格瑞:安哥拉兔(英)

嘉德罗斯:藏獒

卡米尔:布偶猫

佩利:白蛇

安迷修:金毛寻回犬

紫堂幻:敏狐

银爵:(?)——白孔雀

帕洛斯:乌鸦


  

  

  

用食愉快!^^


老司机在线翻车现场

*全员年龄翻转(重点!!)

*老司机专用卡

*滴——!!

  

  

  

  

  

  

  ä½œä¸ºå’©å’©è½½äººå¤šå¹´çš„老司机金,今天第一次离开自己熟悉的登格鲁星15矿区,奔向幼小的妹妹秋就读的凹凸学院附近,开始了……摩的(dī)载客的活。

  

  

  ä½œä¸ºä»Žæ¶åŠ£çš„摩的界摸爬滚打多年的金,凭借着自己足够厚的脸皮来开拓这片新生,自由,富饶,幸福的区域,可谓是十分顺利...的吧。

  

  

  

  

1

  

  

  â€œå¸…哥,去哪啊?”

  

  

  ç´§ç´§å®ˆç€åœ°é“ç«™å‡ºå£çš„金瞄到带着行李箱的学生正茫然无措地面对刚从地下来到地上的新世界。

  

  

  è‡³äºŽé‡‘为什么知道这是学生?

  

  

  å› ä¸ºä»–的衣服款式和之前秋穿的凹凸学院的校服是一样的。

  

  

  â€¦â€¦

  

  

  â€œå¸…哥?哥?戴眼镜的那位?”

  

  

  æ‹¿ç€è¡ŒæŽç®±çš„学生有点懦弱地看向金:“请问,你是在…叫我?”

  

  

  é‡‘“噗嗤”一声笑了,他是没想到现在的学生这么蠢萌。语气也不自觉柔和了一些:“对,在叫你呢。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很不方便吧,要去哪?我载你去。”

  

  

  ç”·å­©çš„脸有点红,他低下头想了一会,抬起头看向金。估计是没想到金会一直盯着他,所以在他看向金的时候,金也在看着他。

  

  

  ç”·å­©çš„脸更红了。

  

  

  â€œé‚£æ‹œæ‰˜äº†...去凹凸学院。”

  

  

  ä¹Ÿå¹¸äºå‡¹å‡¸å­¦é™¢ç¦»è¿™é‡Œæ¯”较近,若是再远一点,金不保准自己也会迷路。

  

  

  â€œåç¨³äº†ã€‚”

  

  

  é‡‘双脚刚离地,坐在后面的学生开口,金又不得不把脚放下。

  

  

  â€œæŠ±æ­‰...我是第一次坐摩托车,能,能开慢点吗...”

  

  

  â€œåŒå­¦ï¼Œä¸ä»‹æ„çš„话就抓住我的衣服吧。”

  

  

  é‡‘对后座的人咧嘴一笑。

  

  

  â€œè½¦å·²ç»å¼€æƒ¯äº†ï¼Œæ€»æ˜¯ä¼šä¸è‡ªä¸»å¼€å¾—快,要是怕的话可以抓紧我。”


  

  

  è½¦åˆšä¸Šè·¯ï¼Œä¸€åŒæ‰‹ç«‹é©¬çŽ¯ä½é‡‘的腰。

  

  

  

  

  

  é‡‘也不是没有被人从后面抱过,只不过对象都只是秋。那个小小个的,身体像火炉一样温暖的妹妹,可不像现在这个人,不仅个头大了点,体温也是偏凉,像是一杯常温的水,但这种感觉以外令人舒适。

  

  

  é‡‘眯了眯被风吹拂的眼睛,又开始笑了起来。

  

  

  

  â€¦â€¦

  

  

  â€œé‚£ä¸ªâ€¦æˆ‘的名字是紫堂幻。”

  

  

  é‡‘收完钱,对那个人招了招手:“那么紫堂幻小同学,祝你学习顺利啊。”

  

  

  

  

  å‡¹å‡¸å­¦é™¢çš„学生真是好孩子呢。

  

  

  é‡‘想着。

  

  

  ç§‹è¿›äº†é‚£ä¸ªå­¦æ ¡ï¼Œä¸€å®šèƒ½äº¤åˆ°å¾ˆå¤šå¾ˆå¥½çš„朋友吧。

  

  

  

  

2

  

  

  â€œä½ å¥½ï¼Œè¦ä¸è¦è½½ä¸€ç¨‹ï¼Ÿâ€

  

  

  é‡‘本来不想这么礼貌的。

  

 

  è°çŸ¥é“恰巧最近几天乘客都特别少,谁又知道唯一碰见在的士牌下等车的人看起来特别凶。

  

  

  æžœä¸å…¶ç„¶ã€‚

  

  

  â€œå“ˆï¼Ÿè€å­è¦æ­çš„士,谁愿意坐你这破电动?”

  

  

  â€œå¯ä½ ç­‰äº†15分钟都没车来啊。”

  

  

  é‡‘发男人阴沉着脸,耀眼的金色眼球紧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这个平民。

  

  

  â€œæ»šï¼Œæ¸£æ¸£ã€‚”

  

  

  

  

  

  é‡‘滚了。

  

  

  

  

  ç„¶åŽé‡‘迷路了。

  

  

  

  

  å†ç„¶åŽï¼Œé‡‘又看见那个人。

  

  

  

  

  

  å’Œä¹‹å‰çš„场景不一样的是,以那个男人为中心,水泥地向四周裂开。

  

  

  æˆ‘不在的时候这里经历了什么??!

  

  

  â€œå–‚,渣渣。”

  

  

  â€œâ€¦â€¦â€

  

  

  é‡‘悄咪咪调转咩咩的方向。

  

  

  â€œåˆ°å‡¹å‡¸å­¦é™¢ã€‚”

  

  

  é‚£ç”·äººä¸çŸ¥ä»Žå“ªå¹»åŒ–出一个棍子,棍子越变越大,砸向金前方的水泥路。

  

  

  â€œå¥½ã€å¥½ã€å¥½çš„……”

  

  

  æ„Ÿè§‰è½½äº†è¿™ä¸ªäººå’©å’©ä¼šä¸ä¿å•Šï¼ï¼

  

  

  ç­‰ç­‰ï¼Œä»–说去凹凸学院?他又没穿凹凸学院的校服去那干嘛?噢对了,谁说所有学生都会穿校服…

  

  

  å¯æ˜¯é‚£ä¸ªäººçœ‹èµ·æ¥åƒæ˜¯æ™®é€šçš„上班青年(如果除去个性鲜明的脸),如果是学生的话...留级生?

  

  

  é‚£ç§‹ä¹Ÿå¤ªå±é™©äº†ï¼è¿˜æœ‰ä¹‹å‰é‚£ä¸ªå‡¹å‡¸å­¦é™¢çš„孩子……

  

  

  

  

  â€œå–‚。”

  

  

  ä¸€åªæ»šçƒ«çš„手突然拍在金的肩上,金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咩咩,瞥了眼后视镜。

  

  

  â€œè¯·é—®...怎么了吗?”

  

  

  é‡‘发青年慵懒地靠向后方的软板,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屑。

  

  

  â€œå¼€è¿‡äº†ï¼Œæ¸£æ¸£ã€‚”

  

  

  â€œ...抱,抱歉。”

  

  

  åˆ°äº†å­¦æ ¡é—¨å£ï¼Œé’年潇洒地跳车,头也不回地走进校门。

  

  

  

  é‡‘:我就知道他不会给钱...算了,没被勒索还算幸运吧..

  

  

  çœŸæ˜¯ç³Ÿç³•é€äº†ã€‚

  

  

  é‡‘又开始胡思乱想。

  

  

  å°±çŸ¥é“学校总不可能都是好孩子啊。

  

  

  

  

3

  

  

  â€œæ€Žä¹ˆäº†å°å¼Ÿå¼Ÿï¼Œæ˜¯å®¶äººä¸è§äº†å—?”

  

  

  é‡‘偶然发现一个拿着地图的男孩站在没多少人的街道上。

  

  

  â€œåœ¨ä¸‹å®‰è¿·ä¿®ï¼Œåªæ˜¯å¸Œæœ›å‡­å€Ÿè‡ªå·±çš„力量去往凹凸学院。”

  

  

  é‡‘对于和自己妹妹差不多大的小孩子都没有抵抗力,特别是这个孩子说话的口气非常正经,让金产生一种小大人的错觉。

  

  

  ååˆ†çš„,可爱。

  

  

  tbc